移动版

世联行旗下红璞公寓被指武汉'封城'期间强制收租

发布时间:2020-05-01 05:47    来源媒体:金融界

春天里的武汉正重新焕发活力,但武汉红璞公寓的部分承租人却高兴不起来。

4月,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得到武汉红璞公寓部分承租人的爆料,称武汉红璞存在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武汉“封城”期间,要求离汉承租人继续按时支付“封城”期间租金,以及退租不退押金、退押金就要交齐“封城”期间租金等情况。据此,记者展开调查。

通过企查查查询,武汉红璞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红璞”)系深圳红璞科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璞科技”)全资子公司,A股上市的深圳世联行(002285)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联行”)为红璞科技的控股股东。

被曝“封城”期间强收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武汉自今年1月23日10时起实施“封城”,直至4月8日零时“解封”。

3月31日,小芳(化名)又收到武汉红璞的催缴房屋租金短信。在武汉“封城”期间的每个月底,“押一付一”的小芳都会收到武汉红璞好几次催交房租的短信,内容涉及“延期支付一天就有违约金产生,超过5天未交租,还会冻结房屋电子锁的密码”等。(见图1)

实际上,早在2月份,就有武汉红璞离汉承租人认为公司催租做法不合理,并通过其它渠道进行过投诉。记者了解到,一与朋友合租在武汉红璞公寓(光谷旗舰店)的某离汉承租人2月份曾投诉,武汉由于新冠肺炎病毒已经处于“封城”阶段,每两个月交一次房租,2月份房租早都交了;2020年2月25号又让交3、4月份房租,可是当时根本无法回武汉,实属不合理。(见图2)

还有,记者了解到部分武汉红璞离汉承租人由于当时无法知道武汉“封城”解封时间,而自身租期已近结束,向武汉红璞提出无责解除合同,却遭到拒绝。某离汉承租人3月初通过微信与武汉红璞方面沟通,表示当时无法知道武汉解封时间,其合同是5月14日到期,所以没有续交房租,同时认为武汉因疫情“封城”属于合同里写明的政府不可抗力因素,提出无责解除合同,退还押金以及1月23日至解封期间的已交租金。

但武汉红璞相关人员给该承租人的回复是:“这样做属于违约不能退押金,这是公司规定。要么补齐三个月房租8498元及滞纳金,则退还押金;要么押金2800元及无法入住期间的租金就别想要了。”(见图3)

2月15日,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视点发布《这些疫情期间遇到的心事,看法律怎么解答!》其中第四个为:“受疫情影响,租的房子无法使用,能要求减免房租吗?”

解答为:“民法总则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对承租房屋用于个人或家庭居住的,承租人因疫情被隔离或被行政机关严格管制无法回到承租房屋的,如要求继续履行双方租赁合同的,可向出租人协商,按照公平原则,减免承租人部分租金,确定从疫情开始至今已发生的租金,并对可预计期间内的租金标准及租金支付时间进行协商。如承租人要求解除合同的,应及时向出租人发出解除通知,并将解除事由的依据向出租人说明并提供相应佐证。”(见图4)

此外,2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铁伟曾表示,我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为了保护公众健康,政府采取了相应疫情防控措施。对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武汉红璞方面的言行令感到不满的部分承租人此前已通过一些渠道进行过投诉,但据承租人透露,没有实质性的回复和解决。为此,一些承租人还决定抱团取暖,3月份建立了群,准备向武汉红璞维护自身权益。

小芳与上述提出无责退租的承租人都在这个群里,这些抱团取暖的承租人多数住在武汉红璞光谷旗舰店,基本签了一年的合同,租金各不一样,有的合租月租金1000多,有的组一套月租金4000多,大部分是“押一付一”或“押一付二”。

他们向记者透露,租房合同中第六条明确写有因政府不可抗力无责解约的条款,但武汉红璞依然不认。“封城”期间部分承租人申请无责退租,被公寓负责人以“不退押金”、“房间内存放个人物品”等为由,强制继续缴纳租金。(见图5)

小芳称面对武汉红璞,包括她本人在内的承租人一直处于劣势,“大家即使几个月没住里面,也一直被迫缴纳租金。”

据维权的承租人介绍,武汉红璞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上,二月底曾发放过储值卡,可以抵半个月租金。3月份时,武汉红璞公寓方面向公司表示会根据疫情情况,商议相应政策,让大家先等等,结果快五月了,也没有任何针对政策。(见图6-1、图6-2)

世联行称有四举措遭承租人否认

4月下旬,就武汉红璞承租人所说情况是否属实、是否存在外地承租人因疫情期间租金问题进行维权、武汉红璞将如何妥善解决等问题,大众证券报电话致电世联行并发去新闻采访函。

随后,一位自述是世联行公关品牌部的陈姓女士联系大众证券报记者时并未直接回答上述问题,但表示公司在此次疫情期间有举措,同时称公司会发送对新闻采访函的回复。

4月26日,大众证券报记者收到世联行发来的回复邮件,称武汉红璞公寓在疫情期间有四大举措:一是减免2月份半个月的租金。武汉红璞在2月底、3月初时为体谅承租人,减免了承租人2月份半个月的租金与服务费,通过优惠券形式发放到承租人账户,承租人可使用优惠券交租金,2020年12月底前可以使用。

二是减免2、3月份欠费的滞纳金。因世联红璞的系统已实现自动化管理,系统会时时提醒未交租的承租人已欠费,但整个疫情期间,2月、3月份整整两个月免除了所有承租人的滞纳金。

三是提供免费打包行李等服务。给予承租人充分宽松时间办理退租,由于部分承租人不再返回武汉,受承租人委托将行李打包寄送给他们。行李留在房间内而人又无法返回的,仍保留房间未做清理和再次出租,也未收取任何费用。

四是疫情期间为特殊情况的承租人办理免责退租。虽然提前违约退租,按照原合同确实不退押金,但仍给退租的客户免除半个月租金和服务费,减免了滞纳金。

对于四个举措,世联行回复邮件中还给出了承租人与公寓方面办理或感谢的相关微信截图。

至于不可抗力因素,除了援引来自浙江疫情期间关于网约车、网约房的合同纠纷法律调解结果新闻,世联行在回复邮件中表示,虽然疫情属于不可抗因素,但不可抗因素要分具体情况分析,因为疫情影响的不仅是承租人,对武汉红璞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世联红璞作为承租方、出租方、运营方在疫情期间仍正常交租、运营、还贷、支付各种费用成本等,尽最大努力履行对业主、承租人、银行及员工等的合同。尽管如此,武汉红璞仍采取种种措施与优惠条款,从承租人角度出发,尽力减轻承租人负担。

此外,世联行称,疫情对合同的影响只是2个多月,但合同是长期的,4月8日武汉复工,合同仍可继续履行。并表示,有许多承租人在2-4月期间租期正常到期,待复工后仍与武汉红璞续租,对日常管理和疫情期间坚持的消毒、治安管理等工作感觉放心和认可。

不过,大众证券报向前述承租人求证世联行上述举措时,他们表示,“免滞纳金和退租免费打包,我们一直没有听说过。”,何况之前已有承租人在沟通时,武汉红璞工作人员声称屋内有个人物品要承租人自己搬走(见图5)。

记者了解到,这些抱团取暖的承租人多是学生或者刚毕业一两年的年轻人,在身处异乡学习、打拼的他们看来,押金也并非小数目。实际上,他们透露当初选择租住武汉红璞,除了房子条件还不错外,租金价格不高也是重要考量因素。

无奈的现实之下,他们几乎最终还是选择继续准时交租金和返汉后租住在红璞。只是,在他们心里,1-4月武汉“封城”期间,对于武汉红璞所作所为和交进去的租金,“真的感到愤愤不平!大家一直没有找到解决方法,被迫忍气吞声。”

在他们看来,由于已经交纳了租金,即便现在退租退了押金,但已交的租金也损失了,并不划算。因此,他们希望武汉红璞方面,能够退一个月“封城”期间的租金,或者免后面一个月的租金。

或存区别对待和言行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世联行虽然声称武汉“封城”期间退租不退押金,但记者发现武汉红璞在实际操作中可能存在区别对待和言行不一致的情况。

世联行发来的回复电邮中,记者注意到,有承租人与武汉红璞方面沟通并致谢的微信截图显示,武汉红璞工作人员称,由于承租人情况特殊,考虑到承租人一天未住,加上武汉“封城”来不了,跟公司申请后同意退还押金及租期内所交租金(见图7-1、图7-2)。

还有,4月初,有“封城”期间离汉的承租人表示房间2月份到期,之前跟(武汉红璞公寓)管家沟通后,对方要他4月10日前把东西清理出去后可退押金,后来又称让其4月6号前搬走可退押金(见图8)。

而且,还有承租人表示曾打过市长热线,当时武汉红璞方面称退押金等。不过,市长热线显示已解决后,却直接说是抵扣之前优惠的价格。最终,房租和押金扣完之后只退了300元(见图9-1、图9-2)。

对于世联行未直接回复的承租人维权、疫情期间四举措遭否认等问题,武汉红璞可能存在区别对待和言行不一致,以及武汉“封城”期间因不可抗力上述承租人提出的减免租金或退押金合理性,还有相关承租人提出的诉求,大众证券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尔东

备注:出于保护个人隐私,截图中涉及个人信息处均模糊处理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